FC2ブログ

Kinky Downtown

Life means nothing without you. But I still live.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BHD][Hoot/Todd]Breaking the Rules 1/12

粗浅翻译……

Breaking the Rules. Chapter 1 - NC17
by Piperbelle

如果你已经看过电影,那么这部分就是紧接Hoot和Todd在取餐时的冲突。大部分是Todd在说而Hoot则是不反对地在听。(不过你真的没必要看了电影再读这故事。)
Hoot别有意图地走得更远,所经之路都绕着机库背面,朝向营地后方沿线的贮存仓房和集装箱。他知道那后边又静又暗,是单独呆着的最好去处。

或者单独……和某人呆着。

他对自己笑了笑,仍不让自己的脸被他的尾行者看到。

Todd Blackburn。

Hoot知道这个小子跟着他。今天从头到尾他已经捕捉到Blackburn瞪着他很多次了。Hoot一直没有给他什么接近的机会,直到五分钟前。现在,大部分的人都躺平了,而Hoot要出去抽根烟。

他乐意让Todd接近,简短地用应允的示意迎上他的眼睛,然后转身朝机库外走去。现在他可以听到身后差不多4英尺外Todd的脚步声。

速规律,果断明确。

他想知道Todd会对他说什么。这小子是想继续领餐排队时被中断的事么?他想跟Hoot干一架?难道他空有皮相毫无大脑?

Hoot又笑了。Todd Blackburn是他长时间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家伙。他还记得当他在混乱食堂里第一眼瞥到他的想法。那可能就是Hoot被他吸引到的第一个地方;一种潜意识把他拖向这个魅力十足的年轻Ranger,噢还有他毫无赘肉的光滑身体和迷人的脸蛋。



Hoot很确定他那时完全没有要当面打断Todd向他发怒的计划。不过这不再重要。现在,他只对这小子会说什么感兴趣。

又走了几步,Hoot晃进两间简易仓房之间,避开聚光灯打在出入口的笔直光线,有点暗但不至于看不到他正在做什么,或者看不到Todd——已经追上Hoot,移入刚好能靠上他的区域。

他一手拿着刚从附近贮存货柜上取的苏打,另一只手探进口袋掏出他的烟。Hoot打开包装,把其中两支抽出了几寸,然后把手伸向Todd。

“抽烟?”他漫不经心地问,继续面无表情。

Todd可以决定这次邂逅的性质。不管这小子说什么,Hoot都没有要跟他斗的意思。Todd可以讲他的和谈词,Hoot不会说任何把情况搞糟的话。花更多的时间好好看看Todd的脸,对Hoot说来就够了。他需要一些令人愉快的画面在待会他一个人的时候……(喂喂)

“我不抽烟。”Todd摇了摇他的脑瓜回应道。

Hoot转身斜靠上一边的仓房。他点燃一支烟,接着把烟盒和打火机塞回他的口袋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,把烟都吞入肺里,再抬头偏着脑袋吐向夜空。

Todd安静地盯着他,看着Hoot的嘴唇一次又一次贴着烟卷闭合,吞进吐出,在这沉寂之中。终于,Hoot推离墙壁,把烟头扔到地上,靴子辗过咂咂作响。Hoot给了Todd一个鼓励似的耸肩。

“我想道歉,”Todd快速地说,低头望向他的脚,看起来他现在似乎无法在讲话的时候迎上Hoot的注视。他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地继续,好像在搜索正确的用词。“我不知道——”

他的话音逐渐变小,然后他缓缓抬起头。“我很抱歉。”

Hoot看着这年轻人一脸的诚恳。

漂亮,还很明理。

Hoot抓回他的苏打瓶子,把冰凉的玻璃在他的前额蹭了会才拧开瓶盖,伴随大声的吞咽喝去了半瓶。然后他把瓶子伸向Todd,就像他递烟时一样。

“我还不到喝酒的年龄。”

Hoot爆出一声消遣的大笑。“这只是根汁汽水。”

Todd抽搐出一个微笑就转向了别处,他踢着地上的灰土,看起来有点尴尬。Hoot真希望现在没那么,好让他可以看清楚年轻人的脸是不是涨得绯红。他绝对乐意打赌那会让他看起来更诱人。

Hoot调整他的重心靠回仓房,屈起一个膝盖让他能保持一脚抵墙的舒服姿势。毕竟他说不定可以和Todd好好聊聊。至少戏弄他很有乐趣。

“那么,”Hoot开始了,“不抽烟,不喝酒,不插队。你遵所有规蹈一切矩么,Blackburn?”他又喝了一大口根汁汽水。

Todd退后一步僵了一下,像是对Hoot的问题措不及防。“我努力做正确的事。”他守备似地说道。

Hoot让自己维持轻松的姿势,只是动手缓慢地擦了擦他的嘴。他的目光锁定Todd,上下审视。这小子不可能超过18岁。他对为所应为懂些什么?他对选择规则抉择又了解什么?Hoot有超过他至少10年的人生经验——多年来无数次的破格,以及仅有的一点悔憾。

“有时做正确的事就是打破常规。”

他退离墙面站挺身体,仍旧径直地盯着Todd,强调着每个单词。(你个老色狼……)

以及,我不会为对你违规而后悔……

他注意到强烈的情绪在年轻人的脸上蔓延开来,折起的眉毛,皱起的五官;困惑,专注,好奇,直到他认为他看到这小子露出领会的神色。(孩子你悟了)

“我得走了。”Todd轻声说。他挪后一步,却几乎绊倒。Hoot迅速探手,抓住了Todd的前臂。

他感到Todd的皮肤灼伤了他的手,那热度渗入他体觉的每一个毛孔直到他不能滞留地滑开。他把手移向Todd的上臂,若无其事地掠过,直到抵达Todd的肩膀。

他的手仍在那儿,没有紧抓,也没有箝制,只是放着。Hoot的手指贴着Todd汗衫的织料微微游弋,拇指心不在焉地沿磨着Todd颈边柔软的皮肤。Todd对这接触轻颤了一下,他闭上眼睛,就好像字句会竭力逃脱似的想让自己的嘴保持沉默,但失败了。

Hoot的手滑下Todd汗衫的颈线,造成Todd一阵战栗和屏息。“我该走了。”他说,张开眼睛再次看着Hoot,声音听起来有些孤注一掷,却对移步没作任何努力。

“我的道歉呢?”Hoot的嗓音像是醉了,他盯住Todd的嘴。比起在今夜梦里一张有Todd脸的漂亮画面,现在他想要的远远更多。(来人呐!老兵欺负新人啦!)

“我……我,”Todd结结巴巴地说,紧张地舔了舔他的嘴唇,“……我说了我很抱歉。”

Hoot往里走了几步,Todd被他带着移动,直到Hoot再次倚上墙壁,Todd和他仅有一臂距离。Hoot故意让那只空瓶从他圈着的另一只间缓慢地滑过,然后瓶底啪地抵上他的裤子。

“Show me。”

他闭上眼睛,专注于Todd肌肤的触感上。他小心翼翼地抽离他的手只让指尖轻轻摩擦着Todd的锁骨。他不想催促,不想勉强。(你骗人……)

Todd屈膝跪了下来,有些令人意外的轻易。

Hoot感到他的老二热切地肿胀起来,现在他的整个身体都被点燃般火烧火燎。他脱下他的汗衫张开眼,当他掷开衣服的时候他冒险似的向下瞥了一眼。年轻人正抬头望着他,睁大双眼,天真的。

一股负咎的闷痛猛烈地对Hoot抨击而过。

但是他无法停止了。

他闭上眼睛静候着。

等待,直到他感觉Todd的碰触,那有些发抖的手指的摸索。等待,直到他感觉Todd的气息,那有些踌躇的舔舐的探究。

Hoot咬住嘴唇,努力保持沉默。努力不去呻吟不去呼喊不去央请不去乞求——当Todd终于用他的嘴唇包围他顶端的时候。他把手轻缓地放上Todd的头,他手臂的肌肉如此紧绷因为他强迫自己要温柔,抵抗着想就此一把扯过Todd猛干他嘴的强烈冲动。

Todd用手圈住Hoot勃起的底部,让他的嘴向下深深滑去,弄出声听来像是赞许的杂音。这对Hoot来说太过了,他的自控瞬间崩断。他向前顶去,一道极尽渴求的快感呻吟打破了沉静。

片刻后,Todd突然窒息般的哽咽和重重推搡他大腿的手,让快感即刻变成了恐慌。自我厌恶洗礼着Hoot,消损了他的欲求。他从脚边拉开那小子,迫使自己抵过羞耻看着他。

“Todd。”他唤道,他感觉这年轻人猛地抽动了一下,好像那叫他名字的声音吓到他似的。Hoot松开抓住Todd胳膊的手,踱后整顿好他的裤子。

“抱歉,”Hoot说,“我不应该——”

悔意注满了他的喉咙,闷死了他的谢罪。他无论怎样都想不到合适的句子,也无法否认确实是他把这小子弄出来领到这儿,还一股脑想占他点便宜的念头——可他不是诱惑他。他对Todd会愿意会想做是有信心的。

毕竟那种表情Todd已经给了他一整天了……他很确定……

但他搞错了。他看向别处。

“Hoot?”Todd犹豫地问,听起来有点不解。

Hoot惊讶地回头。

Todd在微笑。Hoot的脉搏疯跳着。

“你在道歉吗?”

“是的,我说我很抱歉——”

Hoot把剩下的句子生生吞了下去因为Todd突然靠近,触摸他,把他的手搭在Hoot的肩膀上。Todd抬头看着他,话语伴着气息喷洒在Hoot脸上。

“Show me。”(小朋友你在玩火!!)

这次Todd的手在Hoot的脑后,引领着他。Hoot无比感激这接触,因为他思考和控制自我行动的能力似乎都离开了他的身体——当他领会到Todd要他。

Show me。Show me。Show me。

Todd的话像海妖的召唤不断在他耳边吟唱。Todd导引他,欢迎他,想要他。而Hoot也想要他。他俯下身,把张开的嘴覆上Todd的,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和渴切的亲吻,他将他的需要毫不犹豫地推入了Todd的嘴内。

Todd尝起来比他记得的任何东西都要甜美,叫他的血液不住在叶脉里粗野狂乱地穿梭奔腾。炙热越烧越旺,他唐突地拉开。他放在Todd汗衫下摆的手足以激励Todd抬起他的胳膊。Hoot扯掉Todd的汗衫扔到一边,加入他自己那件被丢弃的衣服。

当他们重新接合,皮肤紧贴,彼此亲吻,再也不是几分钟前Todd那犹豫而试探的碰触。他们的手走遍每个地方,摸索着,爱抚着,揉捏着。Todd的手探入Hoot的裤子找到里边他那个兴奋跳动的硬家伙。

Hoot解开Todd裤子的纽扣,让他的老二得以自由。Todd把头抵在Hoot的胸口,炙热的呼吸粗喘在Hoot的皮肤上。Hoot着手开发Todd硬挺光滑的肉体。

“Hoot,”当Hoot用老道熟练的手弄着他的老二时,Todd呻吟起来,他张嘴去吸吻Hoot的皮肤。Hoot现在才发现他自己的家伙被忽视了,Todd因快感而松开的爪子正挂在Hoot的身上。

没关系。Todd的每个声音都散出火星刺激着他的腹股沟。每声叹息,每个呻吟,每一次对他名字的呢喃都让他变得越来越硬,直到他可以肯定只要再一下抚弄就能够让他爆发。

Todd先到达了,高潮来临地激烈而迅猛,Hoot的动作把他带上了天,划过然后急转直下。Hoot紧随其后,当Todd的高叫侵犯着他的耳朵,他感受到Todd正在他手里跳动的同时,仅仅一下来自Todd手的擦碰就让他射了出来。

他们彼此贴近,汗水和热度在他俩之间传递。Hoot靠着墙而Todd靠着他的胸,高潮渐渐退了下来。他们呼吸平缓,让宁静重返夜晚,直到Todd的轻笑打破这暗。

Hoot推了推他的背,低头看着Todd微笑的脸。他咧嘴一笑,随即去拿被他丢开的汗衫擦了擦手和胸口,便把它递给Todd好让他也这么做,然后又把它扔在地上。

“我想我们坏了不少规矩,老弟。”Hoot扣上他的裤子,Todd也如他所为。

Todd的表情温和,“这感觉很棒,”他说,他的声音很轻,听起来若有所思,“这感觉……很正确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Hoot微笑着拉过Todd让他的背紧贴自己的胸口,Todd的脑袋就这样搁在他裸露的皮肤上,呼吸平缓。

Hoot想知道Todd还记不记得Hoot在取餐线上的话,他仅有的说辞。



I know。I know。

Hoot想知道为什么那时自己在Todd面前会这么词穷生硬(噢……生硬)。他疲惫饥饿,那很肯定没错,但当他认真回想的时候,另一个答案浮现了。他对Todd的气愤很惊讶,他完全没料到这个年轻人会站出来指正他。

Hoot是打算走近好好看一眼他的脸,看他是否值得他……感兴趣。但是当Todd径直地瞪回来,勇敢地对抗他时,Hood凿实地震惊了,远超过了兴趣。那让Hoot只剩哑然语塞。

而现在,他在这儿,Todd在他的手臂里,冲击波使他摸索着句子,寻找着恰当的理由求证为何他感觉这么好,这么正确——和Hoot在一起,在这儿。

“你破格多久了?”

Todd的问题把Hoot从他的沉思中拽了出来,结束了他的遐想。他耸了耸肩带开Todd,去拿被他们一再抛弃的衣服,他突然地自省起来。或许Todd不想被那样搂着,所以用谈话代替了吧。

他扯出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容。

“十年,”他回答,瞥了一眼手里的衣服。“我18岁的时候加入的。和你一样,是么?”他的汗衫看起来不能再穿了,所以他把它丢上了仓房货柜,把Todd的那件递还给他。

“对。”Todd说道,从Hoot那接过衣服抖了抖,然后挤成一团塞到裤子后边的口袋里。双手插进前边的裤袋,他的脚来回晃动着,看起来像是为他如此年轻而局促……之类。Hoot不太确定。

Hoot照他的样子,把手滑进他自己的口袋。他摩挲着烟盒,想要来上一支,不过他忍住了。他不想把更多的烟吹到Todd那健康的十八岁肺里。

“你想做点别的什么吗?”Todd问。

Hoot稀奇地盯着他,Todd解释道。

“我是说,除了当兵。你有想过做点别的什么吗?”

Hoot取出烟,当他思考的时候,他不住心烦意乱地用手捻着盒子。当然他想过做别的,但是他的家庭——有着都以毕生替军效命为荣的父亲和兄长,所以其实别无他择。Gibson家的男人都是军人。就是这么简单。Hoot早被寄望一到年龄便即刻入伍。这就是正确的,该做的事,一个不言而喻的规则。

一个他没有打破的。

“不。”他撒谎了,完美隐藏了任何悔憾的痕迹。

他考虑是否要问Todd同样的问题但是Todd再次开口道。

“那你打算继续破坏些规矩么……明天?”(小子你……)

Todd静止下来,像是专注地等待Hoot的回应。给点明智的词吧,也许?Hoot仔细地端详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。这么地年轻。他在这里做什么呢?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世界会禁止18岁饮酒却相信他们能在战场上作出生死抉择呢?

Hoot觉得他的情绪铅垂似的快速大跌。Todd的明天不属于这儿,Hoot不想要Todd明天在这儿。他感到很无助。他能给他什么建议呢?

“Todd,”他开口,又立即掉入沉默,努力唤起些有用的说辞,等了好一会才继续。

“或许你在取餐时阻止我是对的,”他说,尽量把声调降低,“有时你该相信自己的直觉。”

呆得远远的小子。不要做我告诉你的,这对你可不怎么好……

“你就是这样做的?”Todd问,换了条腿晃,“相信你的本能?”

“你明天打算出来么?”他无法阻止自己发问,他需要确认。

Todd点点头又换了一次脚,把他的手抽出口袋只让拇指挂在那里。“嗯,我打算。”

“有时事情并不如计划的,”Hoot说,“你就……”他不能确定接着要说什么。一个冗长的沉默跟随,直到Hoot准备好说辞。一些没什么用显然就没准备好的话。

“信任自己吧。”Hoot挤出一个微笑,不想让Todd烦躁不安,为明天能够享受那短暂的两人相处而激动。

放轻松。暴风雨前的平静。Hoot想要回他的安宁,可他的神经越发地骚动。他打开烟盒。

“你确定你不想来一支?”

Todd踱近,他的脸刚好比Hoot的低几寸,他的手环上Hoot的脖子。“不,”他轻柔地说,“那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Hoot低下头迎上Todd的吻,让Todd的舌头侵占他的嘴,Todd的味道充斥他的感官,那满足感好过吸次尼古丁。美好到想令人拥吻,如此情不自禁,难以抗拒。

他温柔地推开Todd,Hoot不相信自己还能打住。再次。尤当Todd是如此情愿,信任他的情况下。但是机库后边的贮存仓房没有能让他做他想做的事情的地方。

Todd看着他,混惑和失望染上了他的脸。

“太晚了,”Hoot解释道,“你该休息了。”

Todd沉默。Hoot强迫自己继续,他希望Todd离开的时候是微笑的。

“明天以后,也许我们可以出去一或两天。坏他更多些规矩……在舒服点儿的地方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Todd终于笑了。

Hoot吞下梗在他喉咙里的结块。

Todd一直笑着退开Hoot,并穿上他乱糟糟的汗衫。

“明天见,”他若无其事地说,然后他的笑容更大了,“我打赌我会先回来,我会在领餐线给你留个位的。”

Hoot在脸上扯出微笑。

请一定如此。让他安然无恙地回来。

Hoot维持愉快的表情直到Todd转身走入库房前的灯光里。然后他看着Todd走远,暗逐渐吞没了他,也带走了Hoot的感觉。

他跌跌撞撞地后退。他的背敲上墙壁,他的腿撑着他当他滑下地面时,烟在他的指间颤抖。打火机的光摇曳了一下,转瞬即逝,他又再次回到了暗中。

暗之地。

在任务前他总是来这儿。这个安静祥和的地方可以清空他的脑子不让任何想法打搅到他。尤其是那些这个年轻人的生命对他而言已经重要过自己的念头。他将这些想法隔绝,让他自己被暗静谧带入一片虚空。

空无一物。



TBC



注释:Hoot的矛盾心境,一是明天小子初次上战场担心他的安危,二是难以抗力地为其吸引又不想伤害他。他觉得战争和自己都会伤到他,所以才会“Todd的明天不属于这儿,Hoot不想要Todd明天在这儿。”

Viggo's Mirror | HOME | Peter Bishop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
TO SECRET
 
| HOME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