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
Kinky Downtown

Life means nothing without you. But I still live.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BHD][Hoot/Todd]Breaking the Rules 3/12

Breaking the Rules. Chapter 3 - NC17
by Piperbelle

现既已相隔千里,Hoot和Todd会因此而遗忘对方么?
Todd没能如愿以偿。

他还活着。

坠机从未杀死他。他挺过了回程的飞行,挺过了外科手术。不仅如此,他甚至没有因为摔断背脊而瘫痪,医生对他的痊愈胸有成竹,当然是必经持之以恒的努力和艰难的复健之后。

Todd很走运他知道。

走运到足以幸存下来。

但他无法总这么想。刚做完手术,日子就已经变得没完没了、前景黯淡。他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哀悼他将不再拥有的人生。现在,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名士兵了。

他还能做什么?他能上哪儿去?谁又能帮助他?

没有人来探望他。一个也没有。他的哥哥在服刑父亲在勒戒,毫无疑问又是一次纯属妄图的节酒尝试。他不晓得去哪儿能找到他的母亲。经历了数十年的打骂,直到Todd终于大到能维护自己起来抗争,她才离开。Todd一点也不怪她。当他参军时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,绝无悔憾。他将军队视为他新的家庭,他的归处。

但就算这样,在他坠机后那个新家似乎也正从他指缝间溜走。谁会去肯定连个单一的任务都完成不了的家伙?他就他妈没抓住那欠干的绳子。松开绳子,就错失了迈入新人生的契机。

术后的日子里Todd都沉默地忍受着这些念头的煎熬,他觉得自己能从坠机中生还结果却要终死于孤单了。

不过那还是没能发生。

不久,访客们开始渐渐流动进来,那些和他同梯的士兵前来医院探望他了。当Todd得知Mogadishu(摩加迪沙,索马里的首都,鹰事件的发生地)事件的消息时,他也了解到那可怕的一天所造成的悲剧。

有时事情并不如计划的而行。

Hoot的话在他脑中响起。

该死的那么正确。

整个捕捉军阀的任务推测将不超过一个小时。但结果差之甚远。牺牲众多,惨事不断。

不过Todd幸免了。

他欠那些无论如何都要一起竭力挽回他生命的战死者。他应该作战的,那才是Todd想干的。而Hoot就是个战士。Todd得知,Hoot一回到基地就立即补给弹药,准备重返战场执行下一个任务——营救坠机后被俘的驾驶员Mike Durant。

Todd在病床上挪了挪,尽可能地在背部夹板的有限空间里舒展身体。他用指尖摸过扣在身前的皮带搭环,若有所思。

“你终于准备脱下这副东西了么?”

一声轻柔舒缓的嗓音把他拉出沉思。Todd端详他的理疗实习医生微笑的脸孔,这个漂亮娇小的年轻女子,只比Todd大不了几岁。



总是如此鼓舞人心,永远那么乐观向上,Annie Ledrew是Todd自坠机以来遇上的最好的事情。她每天都来看他,每天都问他这个问题。每天他考虑他的回应大概三秒钟,坠机的记忆还来不及闪过他大脑,他的身体就会先失灵似的因焦虑而肌痉挛,挫败便接踵而至。

为什么他害怕成这样?为什么他会对解开搭扣下微不足道的束缚有如此荒谬无稽的恐惧?他要到几时才准备好?

每一天Annie握住他的手驱散他的不安,保证着他的骨头已经痊愈,他的身体早就能开始接受物理治疗了。她告诉他他的恐惧和大部分受了重伤的病人一样,他无须担心。当他准备好时她会在边上帮助他。

但是比起她所提供的专业建议和引导来更重要的是,她还是个朋友,总是呆在Todd身边陪他谈心。他不晓得这是否算她工作的一部分,比如某种暗示性的心理辅助,不过他不真的在乎。他很高兴能和Annie说说话。

她跟他聊她的生活,她的室友和工作。她只比Todd大三岁,而这三年以来她都是靠的自食其力。她让他知道贷款、租房和上学的可能性。他可以做几乎任何他想做的只要他努力。

她带给他希望。

“我想我准备好了。”Todd深呼吸,撑起身体屏息以待疼痛的降临。但是它并没有来。他小心翼翼地笑了。

他笑得更深,当他看到她的眼里充满泪水。他知道它们是幸福之泪。她跑到床边,Todd张开双臂迎接她,把她拥紧;横在他们雀跃之间的只有背板的限制了。他知道现在它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个情感支柱,他准备好放手了。他决意放开他破碎的梦想,开始新的人生。

Todd紧紧搂住Annie,让喜悦和希冀在他的胸间蔓延伸展,几乎完全充盈。然而仍有那么一个部分感到空虚,某块他知道只有一个人能填补的角落。

某个他将永远无法拥有的人。

Hoot。

xx

“那小子走了,Hoot。别再想了。”

Grimes(Ewan McGregor)合上Todd Blackburn的档案夹,将椅子推离桌面,屈起手臂交叉胸前,表明这个话题对他而言已经结束了。

Hoot锐利地瞪了眼,任何一个非军事人员都会为此感到威吓。“你知道我做不到。”



Grimes马上转开了视线,目光扫了眼文件夹,然后回到Hoot身上。

“听着,这差不多都过了3个月了。据我所知他会好的,医生已经设法将他修复免于永久损伤了。”

Hoot并没有得到安抚。“我需要亲眼看到。”

“离他远点儿。”Grimes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像是警告。他前倾把手搁上桌子,深思远虑地盯着Hoot。“他的身体没事了不代表他的人生也没事。你就只能顺道看看他,怎样?一年一次还是两次?这种搅和他心绪的东西,他根本就不需要。”

Hoot语塞了。他不能否认,此时此刻去探望Todd基于任何一种合乎规定的出发点都是无法得到认可的。看起来他只能在索马里呆到三月,接着他还是有另外的九个月要去供职。对他而言想象与Todd有一段恋爱关系简直就是荒唐可笑。

但他可以和Todd做朋友,一个在乎Todd到能花上长期以来从未兑现过的假期去医院里探望的朋友。再说,Hoot也没有其他人能去探望的了,他年迈的双亲业已辞世而他的兄长……

Hoot避开Grimes的眼光。

至今想起他哥哥Gerald和他最后宿命般的任务,仍然会觉得隐隐作痛。Hoot永远无法忘记收到他哥哥死讯的那天;他的厄运就发生在伊拉克的火力战线上,执行沙漠风暴军事行动(Operation Desert Storm,1991)的时候。

他的父亲,如果他没有在前年去世的话,想必他定会称之为一次光荣的牺牲。直到今天,Hoot始终坚信那是击垮他母亲最后的重压。毕生都在等待着家人回来,在失去了两个之后,她仿佛不再有余力逗留于世,去看将会有什么发生在Hoot身上。

难道注定Hoot要需索某人来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?

他深吸一口气,让他的思绪回到Todd身上。

Todd幸运地活下来,他不用再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。如果说他的坠机有那么点好处的话就是现在Todd可以过任何他想过的日子了。他将从军队退役并开始一段新生活,新生涯。以十八岁的年纪来说,他有足够的余裕来尽情享受这世上的所有时间。

不像Hoot。

Hoot多么希望他能有机会去尝试点别的。老天,那一定会很棒,有这种运气甚至只是梦想一下其他的可能也好——勾画这么一刻,这样一个与谈论荣誉、战争、职责离得远远的人生。

Hoot无声地对自己发笑,笑声在他脑中是那么苦楚。

不可避免,无法逃避。身为一个男人就该将他的心他的灵魂尽数献给他忠爱的祖国,他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思想长大,对此深信不疑。

他能从事别的什么呢?他擅长其他的任何事情么?为什么他就偏偏如此精于作战呢?

他确实优秀。机器,Grimes那么叫他。一个完美的杀戮机器。

但是或许他并不这么完美。近来他发觉自己不在状态,就像他的心不再在那儿了一样。

那是因为它跑去了千里之外。

“Hoot。”

Hoot的注意力被Grimes叫他名字的声音给拽了回来。

“伙计,你这些日子是怎么回事?难道那小子干起来有那么爽——”

这矮Hoot一截的家伙差点儿就在迅雷不及掩耳间越过桌子那端去了。

“绝不是那样。”他咬牙切齿地吼道,手死死地揪着Grimes的衣服。他粗鲁地松开Grimes站回去,把他的椅子推到一边。他转身穿过房间让自己站到破旧的落地扇前,试图冷静下来。

也难怪Grimes会这么认为。

他了解Hoot喜欢年轻漂亮的。就像Hoot了解Grimes,他嗜好的那些不年轻,也没怎么漂亮,而是更……好吧……更像是Hoot这种的。他俩之间必然会有麻烦,如果他们中有任何一个不再赞同那协议的话。

无附加限制,无企望要求,无独占权力。

他们自由地享受其他人的陪伴而Hoot绝不亏待自己的随时性奋。同个从不上两次。

无一例外,直到Todd。自从有了Todd后,他再也没碰别人了。甚至Grimes。

在此之前Grimes都没有问过Hoot这件事,而是以一种禁欲式的缄默欣然接纳了Hoot的疏离。也许他们都变了,自从Todd坠机,自从糟糕透顶的那天……

Hoot感觉他的怒气散了。他要相信Grimes。

Hoot转回身,“我很抱歉。”他放松背部缓缓坐进椅子。

Grimes沉默了很久,毫无动静。Hoot耐心地等待,听着电扇在他身后拼命作响。终于,Grimes伸出手在档案夹上敲了敲指头。

“所以是怎样?”他平静地问。



“我想……”Hoot看着标注Todd名字的文件夹,Todd一生的细节都在里边。一纸文书,仅此而已。

他挣扎着恰当的说辞,他的呼吸仓促带出一声粗重的长吁。“我想要了解他。真正的认识他。”

某些东西在Grimes的眼里闪烁不定,“你知道的还不够么?”他问Hoot,他的声音紧绷,仿佛是在忍耐与挫败间寻找微妙的平衡。“他不像你带回来的那些流浪儿,你不能救了他又把他丢给别人——”

“我知道。”Hoot尖锐地说道,他已经站起来转过身。他听够了。Grimes知道所有关于Todd的背景、他的家庭,或他的需求。如果他想让Hoot对做了任何弄糟Todd生活的事情感到内疚话,那奏效了。

那些一窝蜂似的在Hoot脑子里厮斗着的陌生感觉倾涌而出将他淹没,罪恶感正是它们之中最为强烈的。他朝向门口,感谢着Grimes给他的消息,踱步离开。

xx

Hoot把他最后一支烟丢在地上,用靴跟辗了辗。他弯起胳膊抵住贮存仓房的墙壁,把头搁上手臂,闭起眼睛。

这儿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他找不到解答,在这里——Todd坠机前最后一次见他的地方。许多问题都没有答案。Todd会说什么当他见到他?他该告诉Todd他对他的感觉么?Todd又会怎么看待他?他想见到Hoot吗?Todd到底想过他没有?

Hoot唐突地推离墙面,转身重新扫视了遍那个地方。虚无一片。

但至少在他脑子里有一件事情非常清晰。Hoot想再见Todd一次。他要去哥伦比亚特区去医院探望他,不会有问题的。Hoot关于Todd的最后一个影像绝不该是他被皮带固定在担架上,颈托护着他的脖子,昏迷不醒的。

Hoot叹了口气靠回墙,为这么多悬而未决的疑问所带来的负担感到筋疲力尽,持续不断的热浪和没完没了的重压把这里搞得像个战区。他再次合上眼,回忆他和Todd在这儿的时光。

他想着Todd的脸松开裤子,一只手滑了进去。感觉好过点了。他开始想象Todd的手覆着他,抚弄他。感觉很不错。Hoot收紧了他的手掌。感觉更棒了。

过去几月以来的紧绷似乎在Hoot更深地陷入他的幻想之中时渐渐减少。现在是Todd倚靠着墙壁了,Hoot正推入他,干着他,Todd因快感而胡言乱语,乞求着Hoot律动地更快,更狠。

Hoot更深地抽插Todd,一手套弄着Todd的分身,另一手在Todd的胸前扩张,牢牢地环抱他。Todd柔滑的皮肤在他手下感觉是如此美好,他的身体温热而紧致。

Todd呻吟Hoot的名字,就像他第一晚所做的那样。Hoot感到他射在了手里,炙热潮湿。

Hoot叹息着张开眼睛,在暗里摇摇晃晃。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,系好扣子,然后靠上仓房的货架当他的眼睛适应过来。

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,安静地喘着气,他惊讶于他高潮时的极度兴奋。他之前从没以这样的方式性幻想过Todd。

摸到他的烟,Hoot记起那些都已经过去了,于是吐出一声长叹。是时候离开了,他想。如果一切如计划而行,那么下周他将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医院里。

这想法令他感到释然,他站直拍了拍身上的灰,朝营地走去。他必须做些旅行筹备。回美国将是一个冗长的航程,但Hoot不在乎。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重新去看一看Todd的脸。

TBC

Milk/The Trip/Wilde | HOME | Babel/Constantine/Pans Labyrinth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
TO SECRET
 
| HOME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